网络

亚洲落后的国家之一首都竟然只有17个厕

2019-06-08 19:09:5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经间期出血小腹痛
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吃好
痛经小腹痛吃什么

达卡大学

游者:得知我要去孟加拉,一位造访过100多个国家的朋友,迟疑了几秒,问道:“孟加拉我还真没去过,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
我理解,这应该是个设问句,朋友心里早有答案。孟加拉国经济欠发达,旅游资源匮乏,对大多数旅行者较为陌生。到孟加拉国,纯属一个偶然的决定。短短72小时,我印象深刻。

Dhaka / Hazrat Shahjalal International Airport

Dhaka / Hazrat Shahjalal International Airport

三轮车——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抵达达卡机场,已是下午,一出机场就立刻感受到城市的拥挤和无序。上了一辆出租车,竟没有空调,出机场的一条小路等待转弯,足足半个小时。车辆横七竖八躺在路上,所有类型的车辆——三轮车、公交车和小汽车——都十分老旧,马路就像一座流动的旧车回收厂。

就这么一路摇曳着,进了城区。

三轮车算是这座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。达卡的三轮车,就像东南亚国家的突突车、古巴的老爷车、旧金山的有缆电车、莫斯科的地铁一样,算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三轮车看起来像自行车改造的,为了减轻重量,乘客座位很窄,一个人乘坐也并不感觉舒适,但有时竟然会乘坐三、四个人。车的外部有各种装饰,路上常常见到五颜六色的三轮车。

在达卡,三轮车和机动车同行一道,三轮车速度一快,坐在上边,难免有些担心。好在车夫技术倒是挺娴熟,加速、刹车、避让、变道、转弯,一气呵成。可以行大道,可以穿小巷,能伸能屈。尽管路上的机动车呼啸而过,对于三轮车的各种穿梭却总体保持了的克制和避让。但三轮车之间,会因为相互抢了道,而动起干戈。我就亲见两名车夫,指责、下车,各脱下一只拖鞋,拿在手里,举到头上,嘴里念念叨叨,眼看就要动手,路边有人起哄,有人劝解。两位中年男子剑拔弩张了半天,终还是理性战胜了情绪,各自上路。达卡人性格总体温和,也可见一斑。

达卡

达卡

“对不起,我们没有洗手间”达卡的街道,狭窄、弯曲,离平整、整洁还有很大差距。跟着导航去找一家评价不错的餐馆,来到指示的位置,餐厅并不存在。于是连忙向当地人请教,好在离导航的位置不远,当地人也都知道这家店,走了一段路,总算找到。店里坐满了人,看起来游客居多。店外路边排起了长队,是本地人在等外卖。走进去,想洗个手。

“我们没有洗手间。”服务员回答很自然,话中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那附近有么。”我追问。

“没有”

“什么地方有?”

服务员倒是热心,带我出了餐厅,一边比划一边介绍,应该是还有不短的距离。于是只能作罢。饭倒是不错,特色的羊排饭。只是饮料的口味实在太有特色,以至于喝下一口,只能放弃了。

吃好饭,一个人晃晃悠悠,七拐八弯总算找到那家公厕,条件简陋,但竟然还有浴室。后来才知道有多幸运,全达卡的公共厕所,加起来只有17家,也不知道每家是不是都功能齐全。在这个人口密度如此之高的的城市,人们的问题如何解决,也只能凭想象了。

达卡

达卡

什么可怕在酒店,前台服务员告诉我,英文是这个国家的通用语言,机场街边各种广告、宣传,也有大量的英文。但普通人里边能够说英文的并不多,更不用说阅读了。孟加拉国的文盲比例超过30%,基础教育非常薄弱。达卡的人们,性情温和,好像已经习惯和认同了周遭的一切。走在街头,很难看到矫健的步伐、敏锐的目光、激情的神态。即便是行走在孟加拉国的大学,有着孟加拉国“东方剑桥”之称的达卡大学,仍然没有体会到应有的活力和自信。

亚洲10个贫困的国家,除了东帝汶和巴基斯坦,我竟都曾去过。停留的时间难然算长,只能管中窥豹吧。这些国家或是历史上经历了殖民、战乱、政权更迭;或是制度僵化,生产力低下;或禀赋资源匮乏,交通基建不足。整个南亚次大陆的16亿和东南亚国家的6亿人口,暂时还很难看出如何成为继东亚以后的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。这个结论或许悲观,但考虑到这些国家的人口、教育、宗教、和地缘政治方面的各种难题和挑战,确实乐观不起来。而在这些国家当中,有的比另外一些,情况更为不妙,孟加拉国则属于其中之一。侵略、殖民、分治、独立,这个国家在16世纪以后,一路坎坷。

达卡大学

达卡大学

达卡大学

达卡大学

阿赫桑曼济勒粉红宫殿(Ahsan Manzil)应该算是标志性的建筑了,本来要去拉尔巴格堡(Lalbagh Fort),三轮车夫阴差阳错把我拉到这里。明明是很不一样的两个建筑,文字就算不太认识,图片怎么会看错?也算是个美丽的错误吧。通体粉红色的宫殿,原本是当地人的私邸,后受创重建,现在是一个博物馆。宫殿滨江而建,附近便是码头,当地人往返两岸,靠得是一叶叶扁舟。达卡的景点,常常因为宗教节日,推迟开放或者关闭,后来去的拉尔巴格堡、国会大厦和国家历史博物馆,便遇到了这种情况。

可怕的不是贫困,而是看不到希望。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绝大多数经济体的发展,大都会落入3到4类模式,在曾经访问过的国家中,美国长期以来保持高收入,靠科技的创新、投资和制度输出,维持稳定的正增长率;德国、日本等则是通过成功的制度安排,经过高速的增长,逐步成功地步入了发达国家行列;阿根廷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,则经过了飞速发展后,失去了继续往前的动力,有的甚至从发达国家倒退至发展中国家的行列;还有一些,比如非洲,也比如今天的孟加拉国,则是经济一直发展缓慢,从未经历过所谓的腾飞,也不知道希望在何方。

阿赫桑曼济勒粉红宫殿

阿赫桑曼济勒粉红宫殿

阿赫桑曼济勒粉红宫殿

达卡

达卡

达卡

孟加拉国国会大厦

多一点关注

我很喜欢把当今世界的矛盾的焦点归纳为“东西南北”的论断。“东西问题”是宗教信仰、意识形态以及整体文明差异交织在一起,造成的所谓西方和东方以及其它地区的冲突,其结果是冷战、是恐怖袭击、是局部的战争。而南北问题则是财富分配上、经济发展上的不平衡,它的根源则是历史上的殖民、掠夺,是科技的悬殊,是制度的差异。这种不平衡的结果则是,这个星球上一群人在饕餮大餐、画展歌剧、千山万水,享受着社会进步和科技发展带来的幸福和满足;而另外一群人则因为没有足够的净水、食物、医疗,一出生即面临死亡的威胁,更不要说基本教育和其它精神上的获取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南北问题所凸显的矛盾,因为关乎人的基本权利,更加显得现实和迫切。

A country is poor because it is poor.

不管我们是否承认,这个世界总体上越来越富有,但是消除贫困的难度却是越来越大。也许真的存在这样的陷阱,使贫困经济体堕入一种恶性循环:贫困导致教育不足(人力资本投入)、生产力不足(物质资本投入)以及精神状态的不佳,将导致经济发展的发动机难以启动。如果这个结论成立,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,相当于给贫困的国家和地区,判了无期徒刑。

我们重新过上好日子的时间也许并不算长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想得远一些、关注得多一点。如果我们相信没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有平等的价值,那么至少我们应该去关注和了解世界上那些所谓接近边缘化的人们。如果能些许做些什么,就更好了,也许小小的努力,就足以改变他们的生活。

达卡

达卡

达卡

Angelababy颜值遭遇滑铁卢颜值被

72岁狄龙与妻子结婚43年没吵过架儿子不

柠檬怎么用才能祛斑教你柠檬祛斑的便捷方

Angelababy颜值遭遇滑铁卢颜值被
72岁狄龙与妻子结婚43年没吵过架儿子不
柠檬怎么用才能祛斑教你柠檬祛斑的便捷方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