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食

老天津的犄角旮旯天津老河东粮店后街

2019-06-09 20:32:0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少儿发烧怎么退烧
少儿发烧怎么退烧
少儿发烧怎么退烧

(选自 王和平的博客)

父亲决意在“中国地”买房子,并选择了和老“意租界”毗邻的老河东粮店后街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因为那是一处有着百年历史的老住宅区。在清朝中期就有了雏形。那一带,不仅有着优越的生存条件和民居环境,而且在历史上有着辉煌的过去。

海河从这里流过,河的东岸便是100年前的一个口岸,天津的粮食集散地就设在此处。装满粮食的船只在河道上鱼贯而过,在“大口”装卸。“大口胡同”、“小口胡同”、“粮店前街”、“粮店后街”因此得名。再往北 200米,就是蔬菜集散地。天津东、南郊的各色蔬菜在此集散。至今还遗留着“老菜道”的名称。“大口”和“粮店前街”形成了很繁华的集市;而“粮店后街”则形成了民居的佳处。两条街平行:前街买卖兴隆,后街安居乐业。站在大口胡同口,面向海河,往北一眼就能看见河边麤立着距今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天主教堂“望海楼”。火烧“望海楼”的故事驰名中外。虽然它的高度不过六、七层楼那麽高,但在150年前的天津,还属首屈一指。站在望海楼顶向东南望去,能看见大海似乎有些夸张,但河口是看得见的。每日凌晨教堂钟楼的钟声悠远而深沉,给这个新兴的城市凭添了古老的色彩。河的对面便是天津有名的文化景观——天后宫,俗称“娘娘宫”。“娘娘宫”的附近就是天津当时的国有银行,人们俗称“官银号”。200年前,这一带可说是天津市的中心,是集商业,运输,金融,文化于一体的繁华闹市。不难想象,在它的身后居住着一批商贾,富豪,店后街就这样形成了。

在1949年,还能看到这条街道繁华的缩影:南北贯通的街道足有千米左右,南接建国道与老意租界相连;北通狮子林大街,与望海楼相通。街道两旁买卖作坊林立:从南头东亚电影院数起,接下来就是“河北区第二中心小学”、“大华糖果厂”、“果脯厂”、“文具厂”……粮店后街中段大多是民居,不乏名家,富户。李叔同故居就座落于此。中段引人瞩目的,还有一个当时晋商们集会的场所——“山西会馆”。从它的门楼看,可见它当年的风采——青瓦出檐,高达四五米,门宽两米多,十分气派。门额上书“山西会馆”四个大字。但馆内却十分破落,空空荡荡,东墙边只有一个如戏台般的台子。南北两侧还有数间客房空着。五十年代初,这里经常放电影,开大会。不久,这里便成了“大合作社”,成了一个蔬菜,肉类,杂货,小百货,以及布匹的市场。紧挨着“大合作社”有一家“水铺”,专门卖水。“水铺”旁边就是一座有名的中药铺“三义堂”,何以冠名“三义”?是否由兄弟三人合伙开店,人们不得而知,但是店内丸散膏丹、汤剂饮片一应俱全,即使是深夜顾客敲门,店家亦热忱服务。还记得当时在“三义堂”抓药,每味药都要分开小包装,三十公分见方的包装纸上,分别印有这味药的名称和它的植物标本样子。由此可见这个药店店主的心和他的经营之道。

“三义堂”的旁边有一个水果店,店主是一残疾人,据说是解放前的一名“国军”伤兵,他有一条腿是假肢。因为他终日不能离拐,人们称他为“大瘸子”。不过他为人和善,逢人便是笑脸相迎,他自己也戏称“和气生财”呦!过了水果店就是穆大爷家的蒸食铺了。说起穆大爷,那可是天津北郊有名的回民聚居地“天穆村”的老户。二十世纪四十年代,穆大爷老两口在粮店后街开办“穆家蒸食店”,起早搭黑,把两个儿子培养成了大学生。五十年代初,穆大叔和穆二叔一个是中学教师,一个是工程师,为穆家争了光。这个“蒸食店”一直维持到1956年。因为“穆家蒸食店”地处粮店后街和吉家胡同交叉口,所以家里有了客人,经常去那里买包子,蒸饺,豆包,糖粽子,锅贴(一种煎饺)……六十年后的今天,我还能想起“穆家蒸食店”散出的缕缕香气。

每当夜幕降临,徐徐的晚风吹拂着摇曳昏暗的路灯,走街串巷的小贩们吆喝着诱人的叫卖声:“臭豆腐、辣豆腐”、“酱驴肉”、“酱兔肉”……

在粮店后街还有一处亮点——“新丰泰杂货铺”。它地处粮店后街和吉家胡同的交叉口的北边十几米,是一个很大的铺面。这里不仅出售各种食用的杂货,的特点是它还备有一部,市内市外均可通用。记得1954年四伯母去世,通知在北师大读书的堂哥时,就是在“新丰泰”打的。粮店后街,以及由此延伸各胡同的居民,都是“新丰泰”的主顾,因为它经营的货物全,货色,老板的信誉。1956年公私合营时,被兼并。“新丰泰”从此销声匿迹。

挨着“新丰泰”就是电料行,小百货店,理发店,棚铺,豆腐坊……冲着大口胡同还座落着“粮店街小学”,我的两个弟弟和堂弟都在那里读书。这个小学原是吉家胡同的“民益小学”与其合并而成。1956年后,“民益小学”的教职工都合并到“粮店街小学”上班。因此这个学校也就是我的母校了。原“民益小学”看门的刘大爷是看着我和几个弟弟们长大的,在我中年时期回津探亲时,曾遇见过刘大爷。他还记得我,对我说:“你们老曾家的孩子们,都出息了,好!好!”。那时,他已经有七十多岁了,他孤身一人,没有家,这所小学就是他的家。据说,他到了八十多岁的高龄,病逝在这所学校,学校的同仁们为他办理了丧事。

学校的斜对面,有一家声明远扬的裁缝铺“上海王”。王老板自称上海人,实则无锡人。他的一手好工艺,在河东一带谁也比不了。记得我二哥结婚,让“上海王”用手工给二嫂做了一件枣红色凡尔丁毛料夹袄。其手工之细,烫工之匀堪称。我和二嫂身材差不多,我上大学时,二嫂把这件衣服送给我,我一直舍不得穿,留做纪念,至今尚存。

走出粮店后街的北口,就是宽阔的狮子林大街了。站在狮子林大街路口向北望去便是的“金钢桥”,向南望去便是“金汤桥”,两桥之间为了便利民众过河,有两个摆渡口,大家称之为“大口摆渡”(因其位于大口胡同口而得名)和“小口摆渡”(因其位于小口胡同口而得名),由两个船夫以小木船摇橹划桨送百姓过河,每次收资一分钱。在小口摆渡码头旁边就是第三发电厂的提水站,离它不远的地方便是中国地的第三发电厂,俗称“电灯房”。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小的火力发电厂,每天浓烟滚滚甚是污染。在五十年代中期随着市政建设的发展修起来“狮子林桥”,随之两个摆渡口便成了人们封沉的记忆,第三发电厂也停产搬迁了。

狮子林桥跨越海河,桥东岸偏北一带就是100年前的蔬菜集散地“老菜道”了,在五十年代初期的河道上,还看得见运粮、运菜的槽船如梭。河面上不时有小渔船漂泊荡漾;渔夫撒、垂钓,鱼鹰嬉戏捕鱼,好一派市井田园风光。

纵观天津老河东的“粮店后街”,用现在的观点说它是天津的“商业街”,不太合适,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小街道。然而,在100年前,它确实是天津的商业街。商贾云集,富豪聚居;店铺林立,车水马龙。这一切,都吸引着人们的视线,特别是那些有着传统思想的中产阶级的子弟们。

皇马昔日天才不满30岁宣布改行 当歌手发新专辑
外援双中卫!延边重新签回尼古拉 6外援谁将被弃
别想了!切尔西巴黎挖角梦碎 小魔兽将续约留队
分享到: